新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红颜薄命 > 第六十章 真相

第六十章 真相

小说:红颜薄命作者:羽翼0112字数:291011更新时间 : 2020-01-18 14:29
  回到了客栈,我就自己回了房间,自己包扎了伤口。明天秦泽俊武应该会来吧。不知道他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消息,这次没有期待,最好不是什么让我头痛的消息。我不想管任何的事情了。

  不出所料,秦泽俊武一大早就带了两位长老和秦泽郡秀来了。

  “怎么早?”我笑着问道,我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那两个长老明显的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暗杀门的门主会是这么年轻的女子吧。

  “还不是我哥吗?急着过来了。把我从床上拉了出来。”秦泽郡秀白了秦泽俊武一眼对着我抱怨道。

  秦泽俊武瞪了秦泽郡秀一眼,“我得到一点消息,来告诉你一下。”

  我点点头,该来的还是要来。

  “魔宫开始有行动了。现在他们正在网络自己的手下,还有暗杀没有意思投靠的门派的门主。魔宫沉静了这么多年终于开始行动了。”秦泽俊武的眉头紧皱,一看就知道魔宫的是情真得很严重啊。

  “魔宫?它到底是什么样子?轩辕麒你知道吗?”我很自然的对着轩辕麒问道。

  轩辕期看向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他的意思很明白了,他是不知道,不过那两位长老一定知道。

  大长老把着胡须开了口:“魔宫的宫主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当年集合了无情宫的老宫主,还有门主的父亲,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有天算子都没有打赢他,最后还是魔宫宫主的夫人,在他的食物中下了毒,我们才把他打入了悬崖,而那位夫人也殉情而死。没有想到现在魔宫在现江湖,看来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了。”大长老说这段话的表情有点凝重。而他的话让我想到的是天算子的预言。难道指的就是这个吗?

  “那个魔宫宫主的夫人一定是个奇女子吧?”大义灭亲我不一定可以做到,那女人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才动手的。

  “语颜,奇女子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啊。你不也是一个?”秦泽郡秀对着我说道。

  我笑了一下,“我做不到她所做的。俊武,我知道你今天来的意思,可是我我并不想管江湖上面的事情了。”

  “我明白。”秦泽俊武了解的点点头。他身边的大长老和二长老的表情有点不赞同。可能在他们的心里面,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概念吧。

  “我明天就离开会暗杀门了。据我了解的,魔宫在每个门派中都安插了不少的眼线,郡秀你留下来帮忙吧。暗杀门里面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秦泽郡秀点点头。“你自己小心一点。”

  “嗯。”

  秦泽俊武和秦泽郡秀没有久待,很快就离开了。这也难怪了,门中有了蛀虫谁也不会不急吧。

  等秦泽俊武他们离开以后,我看向了一直在我身边站着的轩辕麒。“你回皇宫吗?现在的情况,轩辕麟应该需要你的帮忙吧,或则你应该回去提醒他一下。”

  “不用了,麟可以自己处理的。”轩辕麒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我说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我不再说什么了。轩辕麒的决定是很难改变的。

  和轩辕麒回暗杀门的路上,没有想到还会遇到古人。还是那个让我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人。因为不急着回去,我和轩辕麒一路上都是走走停停。也没有易容,轩辕麟已经撤销了我的追捕令。

  一个人向我们冲了过来抓住了我,那人带着面纱,可是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慕容纱?

  “你……蓝语颜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慕容纱的虽然带着面纱,但是她的眼睛好像要瞪出来一样。

  轩辕麒上前拉开了慕容纱。我笑容满面的看着慕容纱。“怎么?你这么希望我死吗?可惜了让你失望了。”

  慕容纱看了一眼轩辕麒:“蓝语颜,你身边的男人还真的部还啊。一个古月痕,还有尚玉,轩辕麟,还有眼前的这一位。你真得很厉害啊。”

  “还可以吧!比你总是强一点。”

  “哈哈哈哈,你比我强,如果比我强,为什么你要跳崖,那真是很精彩的一幕啊。”听到我说的话,慕容纱大笑了起来。“而且现在就算你没有死,你也不可能和古月痕在一起了。知道为什么古月痕不肯见你吗?”

  我扬起了眼,等着她来解答,她一定会说,因为她恨我,她的眼睛里面都是恨意,这样的人一般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

  “我告诉你,因为古月痕中了鼓蠹,没有人可以解的,只要他看见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向杀了你。蓝语颜,还是你输了。哈哈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慕容纱一口气说出了真相,然后疯狂的大笑起来。

  我站着,什么也没有做,原来这就是我当初不敢去查的真相吗?可是现在真想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淡淡地看着眼前这个正处于疯狂中的女人,我忽然出手,摘取了慕容纱脸上的面纱。

  一张丑陋无比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慕容沙反射性的捂住自己的脸,尖叫出声:“啊!”

  我皱着眉头捂住了耳朵。“叫够了没有?”

  慕容纱看向我,丑陋的脸因为怨恨而变得扭曲,笑了一下,对着轩辕麒说道:“你认为她会爱上你吗?她是古月痕的,这辈子都是。”

  “我不在乎。”轩辕麒平淡的说道。

  这个他不在乎,那么轩辕麒你在乎的是什么?

  慕容纱的挑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让慕容纱的恨意更加的浓烈了。

  “你的脸?”我疑惑的问道。竟然有人忍心向天下第一美女,下手,并毁了他的容,这个人应该是相当的无情了。应该是古月痕所为吧。

  慕容纱没有回答我的疑问。不过我也只是好奇而已。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

  “我们走吧。”我对着轩辕麒说道。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杀意了。对一个曾经很美丽的女人来说,失去了美丽的容颜,对她来说应该比死更加的痛苦。慕容纱能有勇气活着我是很佩服她的,不管哪支持她活着的理由是什么。

  晚上我们投靠了客栈,我躺在床上,就算有轩辕麒的萧声围绕,我也久久无法入睡。我是不是应该去见见古月痕呢?鼓蠹不是无药可救的。所以我有把握可以解,可是要面对古月痕我没有把握,我不知道我面对他的时候会有什么感觉。如果有人问我,我恨不恨古月痕,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是啊,我不恨他。就算我没有知道真相的时候,我也没有恨过,是我自己爱错了人,与人无关。可是……

  我最终还是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我总是有点心不在焉,都会想到慕容纱的话。我拉住了马的缰绳。让马停了下来。轩辕麒也听了下来,他的眼睛瞅着我。

  “我要去无情宫一趟。”这就是我的决定。有些事情必须要做。

  “我陪您去。”轩辕麒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点点头,但是心中另有打算。我扬起了马鞭,决定了就快点去做,不给自己任何反悔的机会。

  几天的赶路,终于快要到无情宫了。

  “我们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无情宫吧。”我建议道。

  轩辕麒没有反对,我们住进了离无情宫大概只要一个时辰路程的一家客栈。我让客栈的伙计吨了一尊补品。一路上,虽然我没有再亲自下厨,可是每到一家客栈我都会点补品,轩辕麒现在已经恢复到了和以前一样了。

  很快伙计把补品送到了我的手里面。我在补品里面放了一点点地迷药。这些迷药足够让轩辕麒明天睡个大懒觉了。我端进了轩辕麒的房间,把补品放在了轩辕麒的面前。轩辕麒向平时一样,把它全部喝完。

  我送了一口气,轩辕麒太聪明了,我还是很担心他会看出什么来,看见他没有犹豫的喝下,我选在空中的心就落地了。

  我会自己的房间,就睡觉了。没有精神,我如何应付明天。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在我的房间里面留了一张便条,内容的意思是让轩辕麒醒来以后在客栈等我,我一定会回去的。然后骑马离开了客栈,向无情宫飞奔而去。

  来到了无情宫的门口,曾经这个地方是多么的让我绝望,而现在的我可以平静的站在这里,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如此平静的对古月痕呢?

  我没有敲门。跃过了墙,直接向古月痕的房间走去。我大步的走进去,就在这个房间,我目睹了我到现在为止看过的最精彩的一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