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红颜薄命 > 第六十九章 婚礼

第六十九章 婚礼

小说:红颜薄命作者:羽翼0112字数:291011更新时间 : 2020-01-18 14:29
  我走出了御书房,追上了前面走得尚玉,他走得很慢,在等我追上去吗?我看着他没有表情的脸,这样的尚玉对我来说虽然很陌生,但是在他身边的时候我还是会有种安心的感觉。所以我才会提出住进太子府。

  迎面走来了一个我很熟悉的人,凤宣,没有想到他投靠了牧敖臻。凤宣笑着走到了我们面前。“太子殿下,这位不就是大名鼎鼎的蓝语颜姑娘吗?没有想到我们还会再见面。”

  没有等我开口,尚玉冷冷的开口了。“凤旋,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后宫是不能有男人的。”

  “看来我们的太子殿下,对这位蓝语颜姑娘很特殊啊。好了,我要去御书房了,皇上找我有事情。”凤宣的笑容有点邪气。看见这个人每次我的感觉都很差。

  婚期很快就定下来了。就在十天以后。很赶,牧敖臻也没有大肆的宣扬,应该是不想让人来叫搅局吧。他就这么希望我能嫁给尚玉吗?我想不通的是我嫁给尚玉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啊。牧敖臻的心思真的是很难猜到。

  那十天里面我什么人也没有看,应该说没有人来见我。我以为牧幻淑一定会来,轩辕麟为了我而死,她一定恨透了我,虽然轩辕麟伤了她的心,但是她一定不会希望轩辕麟死。因为她爱着轩辕麟。可是没有,尚玉也是不见人影。他是在避开我吗?

  牧敖臻派来的丫鬟带着礼服进来了,“太子妃,礼服来了,你试一下,不合适我们马上改。这样明天的婚礼就不会耽误了。”

  对啊,明天就是第十天了,我将成为尚玉的妻子,这是以前想也没有想过的事情。我认命了吗?这不是认命,而是一局赌局,赌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穿上了血红色的礼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血红色的颜色,让我闻到血腥味。红色,以前可是我的最爱啊,特别是血红色,即使沾到了血也看不出来。可是这血红色的礼服,给我的感觉只有刺眼。

  我飞快的脱下了礼服。说道:“我不喜欢着礼服的颜色,换成粉红色。”

  “这个……这个……”那丫鬟为难了。

  尚玉走了进来,看看我扔在地上的礼服。“怎么了?”

  丫鬟先开了口:“语颜小姐不喜欢礼服的颜色,可是时间来不及。”

  我明显看见那丫鬟的嘴角有笑容。不过她好像高兴得太早了。尚玉看了一眼我。说道:“那就换一种颜色。吩咐下去重做。”

  丫鬟不敢反驳,灰溜溜的下去了。尚玉看着我,“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没有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我好似无意的问道。

  尚玉淡淡地说道:“没有。”

  我笑了一下。没有,很干脆的回答。尚玉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的干脆了。“没有就算了。我想休息了。”

  尚玉听了什么也没有说走了出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在心里面问道,尚玉你到底为什么娶我。

  婚礼还是如期的举行了。礼服按我的要求是粉红色的。盖着红盖头,和尚玉行了礼。然后被带进了尚玉的房间。原来婚礼就这么简单。我自己拿下了盖头,看看尚玉的房间,很简单,除了一张大床就是一张书桌和书架。

  尚玉这么简单的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的复杂,你要掩饰一些什么啊?

  尚玉回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看上去有点醉意。他看见我还没有睡觉,稍微的愣了一下。“你睡吧。我不困,我还要看会书。”

  这样的借口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觉得太滥了,我笑着看着他,“娶我,只是为了把我供着吗?”

  尚玉原本背着我的身体转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要有一个洞房吗?”

  尚玉你不是个好演员。我淡淡地笑了。走近了他。身体前倾,嘴巴几乎贴在了尚玉的耳朵上面,尚玉的身体颤了一下,没有推开我。“是啊,我就是想要一个同房花烛夜。你觉得如何啊?”我可从来没有忘记我是二十一世纪的女人,这种这个时代女人说不出的话,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些话吗?

  尚玉的耳朵都红了。我站直了身体,发现原来不只是耳朵,连脸都是通红的。我在心中偷笑。“怎么不说话啊?你不说话我就睡觉了。”

  我笑着躺在了我和尚玉的新床上面。很快就睡着了。平静得夜晚。明天等待我的是什么呢?

  一大早就有人进来了,我也就醒了,发现尚玉躺在我的身边,看着进来的人审视的眼光,我了然于心。尚玉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为了让人对牧敖臻有交待。

  “我们自己弄,你出去吧。”尚玉吓退了进来的那个丫鬟,丫鬟刚出去,尚玉就马上下了床,我有传染病吗?我笑着做了起来:“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尚玉的脸又一次红了。没有看我说道:“放心,我什么也没有做。”如果他看我,他就会发现我的脸上是玩味的笑容。

  “我没有说我不放心啊。”

  起床后,整理了一下自己,和尚玉一起去向牧敖臻请安,不过请安不是我的真正的目的,我的目的很简单,我要玖玖平安无事。

  “见过父皇。”尚玉恭恭敬敬的作了一礼,我站着看着牧敖臻。

  牧敖臻的眼中有笑意。“你有事情?”

  “你应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了,那么你呢?”我冷眼看着牧敖臻,他的目的我是不知道,但我的目的我可没有忘记。

  “好。来人,把秦恋玖带来。”牧敖臻对这旁边的太监吩咐道。太监下去了。

  很快就听见了秦恋玖的声音。“放了我,要不就杀了我,不要妄想可以用我来威胁宇他们。”听声音就知道她被照顾得很好。秦恋玖被带了进来。看见了一脸的愤怒,被喜悦说取代。“语颜,你没事,我有看见你了。那个古月痕真不是个好人。”

  秦恋玖抱住了我,我扬起了笑容。忽然秦恋玖推开了我。“你怎么在这里?不会是为了救我吧?快离开,我在这里挺好的。”

  这样话的也只有秦恋玖会说,什么叫挺好的,她好像是忘记自己是被抓来的了,而且这里真的是个说离开就可以离开的地方吗?我摇摇头,“你自由了,快点去天龙国,到了那里有人回来接你,还有安全到达以后叫瑞智写一封信给我。”

  “你不走,那我也不走了。”秦恋玖坚定地说道。

  “玖玖,你在这里对我没有什么帮助,快点回去。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而且我已经嫁给了尚玉怎么可能走?快走,想想我哥,他在等你。”听到我嫁给尚玉的消息,秦恋玖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我会把自己给嫁了,还嫁给了牧敖臻的儿子吧。

  “我和尚玉送她出皇城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对着牧敖臻问道。

  牧敖臻摊摊手,“好,没有问题。去吧。”

  我拉上秦恋玖,离开,尚玉跟在我的后面,我要尽快让秦恋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变数每一秒都在发生。

  出来皇宫,秦恋玖甩开了我的手。“我不走啊。”

  我看着秦恋玖,脸上没有了笑容:“你不走?你留下来对我来说只是累赘,如果不是你被抓来了,我会在这里受制于人吗?你认为你不走我现在就可以离开吗?不要这么天真了,牧敖臻从头到尾要的就只有我。”

  这些话是很伤人,可是不伤人秦恋玖是不会离开的。秦恋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了,我当作没有看见。把尚玉手上牵着的马的缰绳放在了她的手上。“走吧。”

  秦恋玖看了我一眼。骑上了马。飞奔而去。尚玉看着秦恋玖的背影说道:“她好像很难过。”

  我看着尚玉。“我这么做是被谁逼出来的?你认为我还有那种看着身边的离开的勇气吗?如果可以我更本不愿意活着。我真的是欠下了太多,现在要慢慢的还。”

  我转身向刚刚来的方向走去,我的背后没有眼睛,要不我会看见尚玉心痛的眼光。玖玖走了以后的日子,我是无聊的,没有人来烦我,而尚玉也从来就没有碰过我。尚玉好像也很忙,一直都不见人影。我一直没有等到瑞智的回信。不过我更来了风宣,这个让我从心底里面厌恶的男人。

  “语颜姑娘是越来越美丽了啊?是不是在等什么消息?不过可能你是等不到了。”凤宣的话中有话,他的表情也是非常的阴森。

  “把没有说明白的话说明白。我不喜欢和你猜谜,说完就滚。”我的话毫不客气。

  凤宣也没有生气,让我更加的肯定了他来时有目的的。应该和秦恋玖有关系。“语颜姑娘还是一样的特别啊,那我也就直说了,公主有请你去做一下。”

  原来还和牧幻淑有关系啊,我没有动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玖玖在她的手上是吧?”

  凤宣有一瞬间的发愣,不过这种反应就足够证明一些事情了。“走吧,不是说公主有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