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红颜薄命 > 第七十四章 不算对决的决战

第七十四章 不算对决的决战

小说:红颜薄命作者:羽翼0112字数:291011更新时间 : 2020-01-18 14:29
  一路赶了回去。慕容剑南和一帮武林人士都不在,大概是去办那些魔宫的羽翼了吧。秦泽郡秀急切的打开了画。“天啊,好漂亮啊。语颜你准备怎么做啊?”

  “我会在最后的对决的时候变成画中的女子,生死决斗只在于一瞬间,一瞬间的恍惚可能就是致命的时候。”这是我做杀手的时候最大的感觉。所以我的动作一向都很快。

  “不可以,如果要效果,我变成她的样子比较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秦泽郡秀的意思,她是不愿意我涉嫌。

  “你也有事情的,你变成我的样子,郡秀,牧敖臻在我的手上面受过伤,所以他一定会特别的对付我,所以你要小心。”

  “可是……”秦泽郡秀还想反对。轩辕麒平淡地说道:“还是按语颜的想法做吧。”

  我笑着看了一眼轩辕麒。“好了,郡秀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放心好了。”

  决战已在眼前,其实我心里面一点底也没有。轩辕麒走了过来。“你没有信心?”

  没有疑问,是一句肯定的话。我点点头,在他的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跟我来。”轩辕麒把我拉进了房间。在怀中拿出了那颗赤焰珠。“把它服下。”

  我接过了赤焰珠,我知道赤焰珠的功效,可以让体内的内力更加的精纯。我摇摇头。“放在你的身上吧。”

  轩辕麒竟然把赤焰珠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堵上了我的嘴,那颗珠子滑进了我的嘴里面。轩辕麒的唇一样的冰冷,但是正好和温和的赤焰珠成了对比。我推开了轩辕麒,赤焰珠已经进入了我的肚子。我感觉我的体内有火在烧。我难受的捂住了胸口。“轩辕麒?你……啊……”

  轩辕麒搂住了我,“熬过去就好了。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死为止。”

  我紧紧地抓着轩辕麒得手。火烧一样的煎熬持续了三天,我的全身早已经被汗湿透了。轩辕麒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看着有点疲倦的轩辕麒,“你去休息吧。我也有点累,我先洗个澡,也要休息一下。”

  “好,你好好休息一下。”轩辕麒走了出去。

  我洗了一个澡,发现自己的身体轻了很多。赤焰珠的效果真的不同凡响阿。沉沉的睡了一觉。

  我让蓝影他们传出我要和牧敖臻在十天后在尚玉为我而死的地方比试。

  牧敖臻也在三天后,做出了回应,答应在七天以后比试。我不知道我现在的武功比现在的牧敖臻如何,但是一定比以前的牧敖臻要高。

  “轩辕麒,答应我不能为我而死,要死也要让我死在你的面前。”明天就是决战的时刻了,我不希望在重复前面的故事,死在我面前的人已经太多了。

  “我不会死的,没有你的允许我绝对不会死。”轩辕麒信誓旦旦。

  “说话算数。”我的眼神无比的认真。

  轩辕麒握住了我的手。眼睛看着我。现在的轩辕麒没有给我我要的安全感,我的感觉告诉我他在骗人。只不过这次他骗人的技术便高明了。我没有揭穿,我情愿相信他的话。我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手里。

  轩辕麒,陪着变成我模样的秦泽郡秀,带着众人去赴约,我只是暗中的跟着。时机到了就可以一击即中。很快众人就把牧敖臻围在了中间。可是独孤昊华带来的消息没有错,牧敖臻的武功和以前真的有天壤之别。

  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地,我看着,手握着衣袖。还不是时候,我要冷静。眼看着牧敖臻的掌风劈向了轩辕麒和秦泽郡秀。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刚刚要出后,一道白影阻止了牧敖臻,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见的。是古月痕,虽然他的头发全是银白色,太好了,他没有死。而且古月痕的武功也进步了。

  牧敖臻看见古月痕也吃了一惊,动作有一点点的迟疑。就是现在了。我飘了出来,手中剑对向了牧敖臻,牧敖臻的动作停止了,看着我。“映雪……是你,你回来了,你一点也没有变,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是我不相信。”

  我微微的笑了一下,“那么我们一起走吧!”

  我的剑刺进了他的胸口,他淡淡地看着胸口的剑,笑了。“真的可以一起走吗?”

  牧敖臻的没有反抗,没有回击出乎我的预料。可能他要得真的不是天下,只是那个女人。那个已经不在的女人。我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他希望我嫁给尚玉。可能他想把他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让自己的儿子得到吧。他是一个劫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也是因为一个情字,谁也过不了一个情字,即使武功第一,智慧第一,又如何?

  我拔出了剑。对牧敖臻我不知道是恨,还是同情。他淡淡地说道:“映雪,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吗?我杀了这么多的人,会不会死了也见不到你。”

  “我们会见面的。”会的,我相信独孤映雪会等着他。什么叫做情,难道真的是生死相许吗?

  这场决战没有我想象的生死拼杀,所有的一切因为一个情而结束了。却留给了我太多的感慨。轩辕麟用霸道想留住我,尚玉用放手感动了我,古月痕用深情伤害了我,轩辕麒用他的执著困住了我。四个男人一样的深情,可是只为了我。

  忽然我在想来到这里,老天是不是认为我太薄情,所以要我经历这样的情劫……

  轩辕麒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牧敖臻幸福的笑容,我撕下了人皮面具。“没有想到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大家都受伤了,但是都还可以站起来。瑞智也感慨地说道:“结束了。”

  我看向古月痕,满头的白发是那么的刺眼,他经历了一些什么呢?我慢慢的走到了古月痕的面前。却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

  秦泽郡秀虽然受伤了,但是还是笑着走了过来,对着古月痕说道:“太好了,你没有死,你不知道在知道你死了的消息的时候,语颜真得很伤心哦。”

  我的天啊,秦泽郡秀说的是什么啊?我有一点要晕的感觉。古月痕的眼神很淡,但是里面有东西在波动,眼睛看着我。我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还好你没事。”

  “你说过我的命是你的,除非死在你的手里否则我不会死的。”古月痕淡淡地说道。

  他就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理由而回来的吗?我垂下了眼帘,面对他们两个人我应该怎么办,我迷糊了。一个为了我而活的人,一个陪我度过了最难过得一段时间。

  “我们回去吧。”我淡淡地说道。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安排一下。

  我先迈步离开,怎么选择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到了真正要选择的时候,我也只能逃避。原来有的选择,也会是一种地痛苦。不能伤害他们,其实我好想告诉古月痕,我原谅他了,以前的不原谅只是为了一口气,为了这一口气,我差一点后悔一辈子。

  回到了住的地方。我下了第一个命令,“凌风,去蝶谷把砜儿和曜儿带来,这里的事情我们要处理一下,毕竟没有黄帝是不可以的。把轩辕国里面的大臣也全部的叫来,一次性完成比较好。”

  凌风点点头。我笑了一下对着蓝风他们说道:“你们陪着凌风一起去,不愿意来的那些大臣帮我除掉。”

  “是语颜小姐。”蓝风陪着凌风他们马上离开了。

  交待完一件事情,我又马上下了第二个命令:“瑞智你们去请蓝宇和玖玖来,蓝魂你陪着他去。”

  我交待完所有的事情就转身离开了,要同时面对轩辕麒和古月痕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后面几天说来也很奇怪,古月痕和轩辕麒就像消失了一样,秦泽郡秀来到我的房间笑着对我说到,“语颜,这样的两个男人你该怎么选择?古月痕的一头白发,虽然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是和你脱不了关系。而我目睹了轩辕麒在你‘死’的那段时间,对你的执著。”

  我的脸上没有笑容,淡淡地说道:“我知道。可是,怎么样的选择都是一种伤害。郡秀,可能我注定要孑然一身,双手沾满血腥的我,如何拥有幸福?”

  郡秀轻轻的搂着我的肩,柔声说道:“语颜,无论你的双手沾满多少血腥,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拥有幸福的人!你挽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我没有说话,轻轻地靠着秦泽郡秀,我真的可以拥有幸福吗?挽救人性命?我没有那么伟大。那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我得到了太多,而且老天根本没有让我选择的余地,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